首页<道德模范

金昌:乡村学校的守护者--毛著祥

来源:金昌文明网 发布于:2013-06-14 09:46

毛著祥在指导学生学习

学生们在排练小合唱

毛著祥在宿舍内批改作业

    5月29日,清晨,金昌市永昌县红山窑乡永胜村小学。几声清脆的鸟叫声打破了学校的宁静,霞光洒满校园,晨风凉爽,树木、小草吐露着绿油油的光彩。校长毛著祥照例起个大早,在学生还没有到来之前,他喜欢一个人在校园里散步,拉开了他一天工作的序幕。
  今年45岁的毛著祥,虽然是个读书人,可看上去和当地的农民没有太大区别,黑红的脸膛,粗糙的双手,常年穿着朴素的衣服,说话办事爽快实在,透着当地人身上特有的淳朴。他在教育行业里已经干了三十多年,却一直在永昌县条件最艰苦的农村学校任教,在他的努力下,一茬茬学生顺利地踏入了更高一级的学校,他所在的学校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也收获了当地老百姓的赞誉。
让一个破落的小学美起来
  看见行道树中有一丛树木长得“冒”出了顶,毛著祥回到宿舍,拿了一把大剪刀出来修理枝叶。这个学校的一草一木都倾注了他和老师们的心血,看到哪里不顺眼,他都要改正过来。“不然,心里一直不得劲。”
  金昌市永昌县西北端的红山窑乡属于高寒半干旱地区,这里自然条件恶劣,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落后于该县的其他乡镇,乡里各小学的硬件条件也比较差。毛著祥任职的永胜小学,教学条件又排在全乡的末尾。曾经在条件比较好的红山窑中心小学工作过的毛著祥,刚调到这里时,眼前的景象刺痛了他的心。
  教室是五六幢瓦房,灰不溜秋,外墙砖斑驳脱落;十几棵白杨树,枯枝败露;操场上坑坑洼洼,没有像样的体育设施,却长满了荒草,充斥着碎石、瓦砾。孩子们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偶而几个拖着鼻涕的孩子一边追逐着,一边操着红山窑方言对骂。在这一刻,毛著祥觉得自己肩头的担子沉甸甸的。
  毛著祥在思考着,怎样让这个学校尽快变个样子?他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尽管这个世界漏洞百出,但真的不用担心,每个漏洞都会找到一个补洞的人。”他觉得自己应该就是这个“补洞”的人。育人首先要有个像样的环境,虽然这里无法和城市学校相比,但应该尽最大的可能,让学校的环境告别脏乱差,慢慢地营造一种“人文气息”。
  可对于一个学生不超过100人的农村小学校,政府划拨的教育经费各有各的用处,要改善办学条件谈何容易?
  这些年,农民们都往城市迁移,只要条件允许,孩子都进了城市学校,家长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在城里打工。而没有进城市的家长,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打工,对于这所学校,他们的要求不高,能让孩子有个念书的地方,就行了。
  走的学生已经走了,可留下来的学生怎么办,就只能在这样的条件下“将就”着上学吗?不能耽误了这些留下的学生。如果学校的办学环境再得不到改善,生源会继续流失,教学质量会进一步下滑。他把自己的这种担忧和学校的老师们进行了沟通,大家都很支持他的想法。
  没过多久,毛著祥协调村委会领导召集了全体家长,召开了一次家长会。毛著祥对大家说,种庄稼首先要让土地肥沃,才能让种子生根发芽,没有好的土壤,就不能孕育出茁壮的禾苗。学校也是这样,良好的环境对人有潜移默化的作用。没有大道理,简单的几句话打动了朴实的村民,他们自愿中断打工,义务出工出料,帮助学校平整、硬化校园。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硬化校园面积四千多平米,拔掉了杂草,铲掉了碎石,学校的面貌有了大变化。
  改善了校园的环境,还远远不够,这所学校还面临着许许多多的问题。自永胜小学建校以来,全校师生一直饮用的是水窖水,水质较差,长期使用水窖水给师生的健康带来了很大的危害。为此,他下定决心要让这个问题在自己手上终结。在学校资金短缺的情况下,他挤出资金三千多元,找人打了一口水井,师生用水问题算是暂时得到了缓解。校园内干枯的白杨树也在师生们的浇灌下,绽出了绿芽。可是,好景不长,由于当地地下水水位随季节变化很大,冬春两季水井干枯,用水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根本上的解决。性格倔强的毛著祥不甘心,他铁了心要解决学校的生活用水问题。2008年,他和村上领导多次协调,上门入户做农户的思想工作,几经波折,筹措资金两万多元,花了二十多天时间,从一公里外的村子里引来了自来水,彻底解决了永胜小学的老大难。
  红山窑的冬季漫长而又寒冷,学校原来的炉子已经老化、散热效果差,最冷的时候,教室地上洒的水都结成冰了,老师们冻得站不住,不少学生手上长了冻疮。毛著祥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了让大家暖和地过冬。他找到了当地的一个采暖供销商,软磨硬泡,说服了对方,免费赠送学校13套大铁炉子。教室里、宿舍里暖和了,全校师生无不欢欣鼓舞。
教育好留下来的孩子
  快要过“六一”儿童节了,毛著祥和老师们已经筹划好了,一定要让孩子们过一个有意义的儿童节,这几天学校的老师正带领学生抓紧排练文艺节目。
  毛著祥说:“从今年春季开学的时候,全校报名80多名学生,到了秋天,估计还要流失学生,到时候一个班能不能招到10个学生都成问题,到时候连组织起一台文艺节目都很困难了。”
  “现在永胜村已经没有了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都到城市去谋生了,未来几年内在这里出生的孩子会越来越少。这是谁都不能遏制的大趋势,我们这所学校很可能会消失。”
  提起将来的出路,他笑着说:“我们当老师的,走到哪里都得教学生。万一将来学校撤并了,对大多数孩子来说,能在条件更好,办学更正规的学校受教育,其实是一件好事情。可对一些家境困难的学生来说,就比较难了。”
  毛著祥最挂念的就是三年级的学生张平开。今年10岁的张平开,家庭极度困难,母亲去世,父亲患有重病丧失了劳动能力,他依靠祖父母抚养。长期的营养缺乏导致了他发育不良,身材瘦小,头发枯黄。毛著祥对这个孩子格外爱护。总是叮嘱学校的老师多关心他,帮助他。发了工资,他总是给小平开买些文具、书籍,还给他买些营养品补充营养。张平开的祖父母提起毛著祥总说:“那是一个好人。”
  同样是农村小学,比起那些山大沟深的山区小学,永胜小学的老师们要“幸福”得多,至少,他们不用翻山越岭去接送学生,至少,学校孩子们的生活在温饱线以上,至少,这里的学生因为经济条件而辍学的很少。但老师们的幸运也仅限于此。这里老师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学生中有80%是留守儿童。
  永胜村耕地面积广阔,土质肥厚,农民依靠种地和外出打工,经济状况相对较好。但与经济状况成反比的是,村里的学校却不受人们的重视。而随着城镇化脚步的加快,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了城市,这样就导致了两个结果,一是学校的生源在逐年下降,优质生源的流失,使各班级学生之间缺乏良性的竞争,从而导致教学质量的滑坡,使得家长对学校教学质量失去了信心;二是留下来继续上学的孩子,就是所谓的“留守儿童”,这些孩子在生活上、学习上都存在许多问题,这给学校的教学工作带来了新的课题。
  其实,要想混日子,也不是件难事,反正就几十个学生,能保持现状就行,谁也不会因为学生的流失而责怪他。
  身为一校之长、同时又是一名小学教师的毛著祥却从没有想着让自己逃避问题,也没有过混日子的念头。
  他告诉自己,就算学校还剩下一个学生,他要让这个学生能得到保质保量的教育。
  首先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毛著祥制定出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教学改革措施,他想在学校老师们的一起努力下,逐步提高学校的教学质量,首先是开展课堂教学改革,他提倡,教书育人不是培养“书呆子”,激活学生的生命力和能动力,拉近师生的距离,鼓励学生敢想、敢说、敢干,提高他们的综合素质。
  其次,毛著祥发动起全校所有的老师进行家访,做细致的入户调查。摸清学生的家庭状况后,毛著祥又制定了具有针对性的帮扶计划,指定一名老师帮扶几名学生,从学习上跟进辅导,在生活上关心爱护,家里吃不上饭的孩子,学校可以免费提供一顿午饭。
  学校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温暖每个孩子的心灵,让他们把学校当成自己的精神家园。
  春华秋实,努力终有回报。这所名不见经传的乡村小学收获了沉甸甸的“果实”:学生的小制作、小发明、书画作品、文艺汇演和社会实践体验活动多次在全国及省、市、县各类竞赛中获奖。学校教学质量连续三年名列前茅,得到了社会和家长的认可和好评。
  下午放学的铃声响起了,校园里沸腾了,孩子们从教室里涌出来,排着队等待放学。毛著祥在学校门口一遍又一遍地叮嘱学生:路上不要贪玩,安安全全回家!“
  看着学生们活泼可爱的模样,毛著祥感慨地说:“著名的教育学者朱永新说:‘教育就是一种人类最高的潜能的实现:为一个原本陌生的人,倾注我们的生命。’为了学生我倾注了三十多年的心血,看到他们健康成长,这是我最大的心愿!”(闫庆玲 陈兴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