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道德模范

甘愿陪你慢慢变老——记第四届金昌市道德模范马文国

来源:金昌日报 发布于:2018-05-04 09:19

  1995年国庆节,马文国与相恋两年的包珠走进婚姻殿堂,组建了幸福的小家庭。第二年,儿子的降生使这个小家庭更加幸福美满。夫妻和睦,儿子懂事,这本是生活最美好的画面,可是上天却给了这个家庭一个晴天霹雳。
  2009年,妻子包珠因工伤导致高位截瘫,一边是还未成年的儿子,一边是卧床不起的妻子,马文国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十年如一日,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妻子,用实际行动践行着无论贫穷疾病也要陪伴妻子一生的诺言。
  祸从天降 我愿做你的腿
  2009年2月14日,包珠像往常一样来到金川集团公司铜盐厂上夜班。凌晨时分,包珠在工作平台上与吊车工配合作业时,不慎从平台掉落,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得知消息,马文国急匆匆赶到医院,隔着玻璃,见到了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全身打着绷带的包珠,马文国吓傻了。回忆起当晚的情形,马文国记忆犹新:“那是我这辈子渡过的最漫长的一夜。”
  整整3天,包珠毫无意识,马文国不停地跟她说话,每天随时给她擦身降温、更换尿布,从鼻管一点一点地为她注射液体食物。经过紧张的治疗和精心护理,包珠总算度过了危险期,但已经不能站立和行动。
  望着身上插满管子、一直昏迷的妻子,想着还未成年的儿子,几天来一直在医院和家之间奔波的马文国渐渐冷静下来,他不相信妻子好好的一个人,就要这样躺在床上过一辈子,没有钱就借,借不够就贷,无论花多少钱、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最大限度地救治妻子。
  随即,马文国开始了漫长的寻医问药之路,经过多方打听咨询,得知北京武警总院对脊椎神经损伤患者有较完善的治疗措施。为此,他先后四次前往北京,得到该院专家肯定的答复:如果治疗及时,有希望恢复患者肢体的部分知觉。
  马文国总算看到了一丝希望。2009年年底,马文国带着妻子辗转多日,住进了北京武警总院,第一时间接受了一期手术治疗,手术非常顺利。术后,马文国陪着包珠留院观察了三个月,看着妻子一点一点好转,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出院后,马文国丝毫不敢放松,带着妻子先后多次去往北京、西安等地的医院持续治疗。治疗期间,他始终陪伴在妻子身边,坚持帮助妻子进行各种康复训练,闲了就给她按摩,防止肌肉萎缩。包珠的病情有了明显改观。马文国深情地对妻子说:“我愿做你的腿,陪你走完这一生。”
  悉心照顾 日夜坚守十余载
  由于包珠腰部以下失去知觉,尽管经历了多次手术和治疗,情况仍然不容乐观,康复之路非常艰难。马文国对她的护理也变得格外小心。变天的时候不能让她受凉,否则容易肠胃感冒;晚上睡觉时,就像脑子里上了闹钟一样准点醒来,每两小时帮她翻一次身,防治肌肉萎缩、生褥疮;由于下半身无知觉,包珠经常拉、尿在裤子里,马文国总是毫无怨言地帮她擦洗身体……
  “她以前那么爱干净,现在也不会忍受这样‘邋遢’的自己,两天给她洗个澡,她心情也会好。”马文国嘴上说得轻松,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十年有多辛苦。除了上班外,他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照顾妻子上,以前很少干家务活的马文国,如今承担了所有的家务。洗衣、做饭、清扫卫生……几年下来,他干家务已变得十分熟练。
  面对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他当上了专职“护士”,病人的吃喝拉撒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要细心照料。刷牙的轻重、用水的冷热、穿衣的厚薄、饮食的荤素,都得用心设计、用心对待。为了让妻子营养跟上,马文国每天变换着花样,要么猪骨头,要么鱼头,要么黄鳝,配上山药、萝卜、蘑菇等,煨汤给妻子补充营养。
  “这些都还能挺住,最难熬的就是夜晚。”马文国低着头说道。每到晚上,忙了一天的马文国还不能闲着,他至少得帮妻子接尿七八次,如果妻子拉了大便,他还得帮她重新洗澡、换衣服。除此之外,每隔一段时间,还要帮妻子翻身,让她睡得舒服。十年下来,他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在马文国的精心护理下,包珠的身体状况渐渐好了起来,生活也步入了正轨。如今,她不再是天天躺在床上,有时她还会坐在轮椅上做些简单的活儿,闲暇时间,也学会了十字绣,经常绣一些“家和万事兴”“福”字等,送给亲朋好友。
  相濡以沫 有你才是完整的家
  包珠瘫痪后,马文国一下子老了许多,家里家外的重担“一肩挑”,既要独自照顾儿子,还要照顾生病的妻子,马文国常常感觉力不从心。但是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只要包珠在,孩子回家看到妈妈,就不会感觉空落落的了,即使她躺在那儿,也是个完整的家呀!”
  “他一个人照顾我,还得养家糊口,我知道,他辛苦了。”包珠看着忙前忙后的丈夫,眼神里写满心疼。她说,这一辈子,找到马文国这样的丈夫,她知足了。
  马文国却总是笑着说,“既然娶了她,就要让她过得好。”
  这么多年来,马文国每月几千元的工资,不仅要顾家里的生活,还要支付包珠由于高位截瘫引发的一些疾病的治疗费用。日子总是要精打细算才能过下去。尽管如此,马文国的语气中依然透露着知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凑合着还能过下去。”
  照顾妻子、抚育儿子、上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何时起,马文国的额头平添了许多皱纹、头发也已花白。记不起有多久,也说不清有多少年,夫妻俩再也没有拌过嘴,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着……说起这一切,马文国平静得好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幸福是什么?马文国觉得,幸福就是经历了一场大事故之后,一家人还能平平安安在一起。他希望这个家里一直有这份平常又异常珍贵的幸福。马文国说:“妻子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妻子,未来的路,我会一直陪她慢慢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