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学艺术

【金昌】狂放的“节子舞” 舞出大西北的精气神

来源:金昌文明网 发布于:2014-11-06 16:32

  千里沙漠,一线通道,朔风戈壁,一片茫茫……
  据《汉书》记载,公元前一百零四年至前八十八年,西汉政府在现今甘肃境内的河西走廊先后设置了酒泉、张掖、武威、敦煌四郡。
  河西四郡的岁月沧桑永远说不完,但改变不了的是祁连山的雪水将这里灌溉得水草丰美、土地肥沃。一位朋友称,一提起来河西,总让人想起鞍马铿锵、刀光剑影。
  这,一点儿都不为过,就连此间的舞乐也演绎着“狂放”。

狂放的节子舞

 

狂放的节子舞

  古有鱼鳞阵,今有节子舞。走廊东部、祁连山北麓的永昌节子舞,以欢快的节奏、宏大的气势和灵活多样的动作而显名。
  节子舞俗称打节子,又名霸王鞭,由四人到几十人表演,节子用近一米的木棍做成,画彩,中缕孔串古铜钱,舞时“嚓嚓”做响,伴随鼓点,亦武亦舞,变幻莫测。
  相传由古时骊靬人“鱼鳞阵”演化而来的节子舞,至今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鱼鳞阵是一种以盾牌组成严密的攻防阵列,“其相接次形若鱼鳞”。由于古罗马军阵习用此阵以及欧洲节子舞的发达,此间有关人士在讨论那个在东方神秘消失了的古罗马军团是否在此地繁衍的话题时,还希冀从节子舞中寻觅着线索。

 
  “此鼓只应凉州有,陇上难得几回闻。”另外一种有着“中国西部鼓魂”之称的武威“攻鼓子”,也蕴藏着浑厚的魅力。
  表演攻鼓子需要特定的装扮,黑衣、黑裤、裹头的黑布上插着两根雉鸡的彩色尾毛,腰背羊皮长鼓,手执枣木鼓槌,脸上用色泽鲜艳的油彩打着怪异夸张的脸谱。
  此外,打鼓演技也很讲究,要做到手、眼、神的统一。数十名到上百名仪态刚毅、潇洒的精壮汉子拉开架势,只见一条条有力的弧线从空中划出,由轻而重,由缓而急,初似流泉,渐如惊雷,在隆隆鼓声中他们提足起舞,双腿前弓后登,步伐稳健和谐,鼓队阵形变幻无穷,忽如雁阵展开,忽如长蛇疾冲,忽而列成方阵,忽而旋走太极,勇往直前……使人如临金戈铁马的古战场。
  据记载,已有近千年历史的攻鼓子源自古时军队出征的鼓乐。现在每到年关闹社火,乡民们总要走乡串户表演攻鼓子,排山倒海的气势,增添了不少节日的喜庆,令人振奋。
  “这种古老原始的鼓乐不就是这片神奇而厚重的土地上生长的一种‘滚石乐’吗。”此间学者称,“两种舞乐都给人以威武雄壮的西部美感,反映了西部人粗犷豪放的性格和生活的场景。”
  如今,河西走廊上朴实的人们,依旧抱着如此的精神状态,建设着广阔而又美丽的家园,用自己的风格与方式幸福地活着。

节子舞的传承

  赵大爷是武节子的传承人,只要说起武节子,他就会滔滔不绝,讲起爷爷传下来的那个故事。
  赵大爷:听说是原来有个武将……
  传说宋朝有个武将,在朝廷里顶撞了上司,被流放到永昌县赵定庄。武将心里委屈,整天闷闷不乐习武度日,久而久之,村里的年轻人随其习武,一年过后,全村老少无一不会,后来武将昭雪平反,官复原职,临行前武将在村头重礼相别,千叮咛万嘱咐,钱可少,财可无,这门武艺不能丢,它能抵御来敌,又能强身键体,从那时起就有了像赵大爷这样的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人,讲到这里,老人家在柜子里找出不知传了多少代的节子。
  老人一直没有丢掉武节子,年进八十,还在天天炼习,他最关心的就是,能有人来继承这门武艺,所以最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舞,当孩子们认真地完成一招一势,老人就从心里往外高兴,在赵大爷认真辅导下,赵定庄的孩子们,个个都会武节子,在学校里,孩子们把武节子当成了一项课间活动,每当孩子们集体操练,赵大爷总是站在一边,看看孩子们的动作有没有走样,反正他最爱看孩子们武节子。赵定庄人都会做节子,老辈子传下来方法,至今还是一丝不苟,不过今天赵定庄的武节子又注入了新的含义。
  这个红绸子代表太阳,这个绿绸子代表月亮,这个节子上有四个眼儿,它代表一年四季,每个眼里有三个铜钱,三四一十二,代表十二个月。
  太阳、月亮,它提醒男子汉就要顶天立地,承担起男人的职责,一年四季提醒大家永不放弃,代代相传。一千多年,赵定庄的节子还能保持原汁原味,当然有大西北闭塞的缘故,更重要的,还是赵定庄人的执着。由于战争离我们久远了,人们就把武节子的武字,改成了舞蹈的舞,不过至今这种舞蹈还是男人们的专利。
  赵定庄人可真够执著的了,现在的舞节子已经不是为了战争了,怎么还是只有男人去舞啊,我看赵定庄的姑娘们是不是也该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