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明百科

让孩子重拾阅读快乐

来源:金昌日报 发布于:2013-04-25 09:23
    莫斯科市中心红场附近一条古老街道上一户不起眼的临街民居,是俄罗斯众多爱书人的精神家园和阅读乐土。
  这里是国际爱书者联盟下设的藏书票和图书博物馆所在地,1991年起向公众开放。博物馆收藏有俄罗斯过去一个世纪各色藏书票以及袖珍书,除面向普通读者,主要接待青少年爱书者。
  刀工细腻的木刻版画,古旧斑驳的木质印刷机,指甲盖儿大小的精巧袖珍书,借助放大镜才能看清的微雕图书,天真质朴、趣味盎然的手工图书……漫步洒满春日阳光的展厅,仿佛置身温馨的童话世界,人们会卸下浮躁,开启阅读与发现之旅。
  博物馆馆长卢德米拉·舒斯特洛娃一头短发,眼神清澈,笑容亲切。给前来参观博物馆的十几名孩子讲解完袖珍图书的历史和故事,她引导大家回到主展厅,拿起置于玻璃盒中的米粒和珍珠微雕书,讲起工艺家的制作经历。
  米粒太小,每落一刀都要屏息凝神,细微震颤都可能造成失误,前功尽弃。“雕刻家在极其安静的环境中倾听自己的心跳,在两次心跳间隙落刀,”舒斯特洛娃说。
  她身边围坐一圈的孩子睁大眼睛,满脸惊奇。一个小男孩凑上前去透过放大镜观察,看到一幅圣像画,色彩鲜艳,细节生动。
  舒斯特洛娃随即拿起一本厚厚的大书,边翻动边讲解图书发展历史。其间她问一个小姑娘,你最喜欢的作家是谁?女孩歪头想想说,是普希金。
  在给孩子们当完“导游”后,舒斯特洛娃对记者说,博物馆参观和图书讲座是阅读推广项目的一部分。馆方定期举办文学之夜、作家见面会等活动,每逢世界读书日,还召集出版商和书店举办各种纪念和推广活动。“今年,我们邀请儿童作家参与,举办儿童藏书票设计和图书插图比赛。”
  谈及如何在浮躁喧哗、碎片化阅读的网络时代重新唤起孩子们对经典名作的阅读热情,舒斯特洛娃说,技术进步有利有弊,阅读渠道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培养阅读兴趣和习惯。
  博物馆的“传统招牌项目”是联合俄罗斯藏书票协会、俄罗斯图书协会等民间机构举办的全俄中小学生藏书票设计、手工图书制作创意比赛,希望借此引导孩子们阅读文学名家名作,了解图书发展演变脉络。最近一场藏书票比赛主题为“纪念罗曼诺夫王朝四百年”,另一场手工图书制作比赛主题是“我最喜爱的童话”。
  舒斯特洛娃说,在青少年中推广阅读,学校等专业教育机构是主力军,图书博物馆同样功不可没。如今学校的阅读和文学课程弱化,让教师在有限的上课时间里教授古典文学,实在困难。手工制书等创意比赛其实是文学比赛,引导学生重新发掘古典文学的魅力。
  舒斯特洛娃给孩子们做讲座时,博物馆志愿者基塔叶娃·加林娜正在整理手工袖珍书比赛的获奖作品展示橱窗。在她眼中,每本书都是艺术品。大的不超过手掌,小的超不过拇指,本本手绘,图文并茂……
  加林娜拿起一本淡蓝色小书,指着封面一朵怒放的鲜花说,这是每个俄罗斯孩子都听过的童话,《一朵小红花》。加林娜退休后一直在这家博物馆工作,享受与孩子和书籍在一起的乐趣。她说,孩子们自己动手制作袖珍书,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更能激起对文学和阅读的兴趣。
  这家博物馆经常收到老师发来的邮件。有一封邮件这样写道:“感谢你们。孩子们开始读书了。他们又开始阅读契诃夫了。”
  舒斯特洛娃说,图书博物馆的阅读推广项目运作至今已8年,收效明显。“令人欣喜的是,在俄罗斯不少地区,类似博物馆开始向儿童开放。这些同行借鉴了我们的有益经验。”
  苏联作家高尔基有言,读书决定一个人的修养和一个民族的素质,影响一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阅读不单关乎自我成长,更与国家与民族的发展命运相连。世事变化,社会变迁,俄罗斯人依然保留阅读的好习惯,视书籍为友为师。
  采访结束时,舒斯特洛娃寄语中国孩子们,在春风和暖的世界读书日,希望有更多孩子开始享受阅读快乐,捧读好书,轻嗅墨香。(韩梁)